烦恼即菩提博客 http://xocve.cn/觉醒,从烦恼开始。头脑的轮回 http://xocve.cn/post/38.html<p>趋乐避苦是头脑的本能,是头脑的自我保护模式,这无可非议。问题在于,头脑如何分得清楚哪是苦,哪是乐?苦乐不过是头脑的定义,头脑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称作“乐”,得不到则称为“苦”,然而一旦头脑得到了它想要的,这个“乐”并不会永久持续,而是很快就会被头脑抛弃,转向新的目标,头脑就是这样开始了它生生世世的轮回之旅,无有穷尽。从这个角度看来,头脑一点都不复杂,它的运作模式,简单而又直接,你一眼就可以看透。头脑在“目标设定与达成”的游戏里是绝对的目光短浅者,因为一旦把目光放大放长远,它设定的游戏规则就会失效,它的游戏就无法进行下去,最常见的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例子,在这个例子里,你无法再能够分清福和祸,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头脑犯的“以祸为福”和“以福为祸”的错误。你发财了,那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你离婚了,那真的是一件坏事吗?你获得了无上的荣誉,那真是一件好事吗?你的孩子考了倒数第一,那真的是一件坏事吗?大树般的高大真的是优点吗?小草般的矮小真的是缺点吗?把目光放大放长远,头脑发现它的游戏规则完全自相矛盾。</p><p>其实,头脑一开始的设定就是有问题的, 头脑过分强调二元的分裂与对立,却故意忽视二元的不二之性,这是它的轮回得以继续下去的原因。比如善恶是二元,头脑过分强调止恶扬善,却忽视善恶不二,没有恶就没有善,没有善就没有恶,比如聚散是二元,头脑却喜聚厌散,却忽视聚散不二,如果没有聚就不会有散,反之亦然。一切二元就如同手心与手背,手心手背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然而头脑却偏偏要去喜欢手心讨厌手背,或者欣赏手心的同时假装手背不存在,它无法做到喜欢善的同时也喜欢恶,无法做到看到手心的同时也能够了知手背的存在,头脑喜欢止恶扬善的故事,它欣赏美而厌恶丑,殊不知,止恶就是在止善,杨善就是在杨恶,欣赏美就的同时也在欣赏丑,讨厌丑的同时也在讨厌美。</p><p>头脑发现了自己的“目标设定与达成”游戏存在问题,但是又无法摆脱这个套在它之上的“轮回枷锁”,因为那“枷锁”是它自己制作的,又是它自己甘愿戴上的,或者说,头脑自己就是那“枷锁”本身,把“枷锁”拿掉,它也就不复存在,这就像是在说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举起来一样,是一个悖论,头脑不可能自己把自己灭掉,“它想灭掉它自己”,那对它来说依然是一个目标,依然是一个欲望,它可以为了这个目标做无穷无尽多的事情。</p><p>那么,头脑有没有可能从它无有穷尽的轮回里获得完全的解脱呢?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历来就有从头脑之中“解脱”的人存在,并且宣说过他们解脱的经验,像佛陀,像老子,以及后世层出不穷的开悟的高僧以及大德们。虽然获得解脱的方法有无数种,但最终都汇于一,即:“觉”或者“观”。所有解脱之路都有的共同点,就是练习“觉知”,练习“观察”,因为解脱者们发现,“觉知”或者“观察”是头脑之外的东西,不受头脑的左右,它天然解脱于头脑,它们既不会求乐,也不会避苦,乐来了,它迎接,苦来了,它依然迎接,它不会像头脑那样陷入分别之中不能自拔,对它来说,乐是美丽的太阳,苦是美丽的月亮,它统统都爱。</p>Tue, 24 Mar 2020 18:40:55 +0800你的世界是一个“念头的世界” http://xocve.cn/post/37.html<p>你的念头就是你的宇宙,就是你的全部世界。念头说,有一棵树,于是一棵树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看到了广袤的大地和无垠的天空,于是“空间”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于是“时间”与“记忆”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男人和女人,于是“男女”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一个“我”存在还有一个与“我”相对的“别人”存在,于是“我”和“别人”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烦恼和快乐,于是“情感”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动物和植物,于是“生命”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水和石头,于是“液体和固体”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这个人不好相处,于是“人际关系”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想要如何如何,于是“愿望”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或者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于是“成败”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有坚硬和笨重,于是“材质”、“重量”和“硬度”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这是为什么、是怎么来的?于是“问答”、“推理”进入了你的世界,念头说,这样是对的那样是错的,于是“游戏规则”进入了你的世界。</p><p>当一个念头说有身体,于是眼耳鼻舌手脚进入了你的世界,当一个念头说“宇宙”,于是日月星辰进入了你的世界,当一个念头说“吃饭”,于是各种美味的食物进入了你的世界,当一个念头说“家人”,于是父母妻儿进入了你的世界。</p><p>宇宙起源于哪里?人们常常说是宇宙创造了你,你是宇宙的一份子,而我却反其道而行之,我说,整个宇宙大至星云星系小至分子原子都是就是你念头的投射,宇宙从你那里起源,宇宙起源于心念的投射,“投射”的意思是,你通过了解你的念头来了解念头里的事物——宇宙的一切,你通过你的念头创造了宇宙里的一切,宇宙里的每一样事物都对应着一个念头,在人们看来,宇宙里的事物是实,念头是虚,念头并不真实存在,而我却说,念头是实,念头所指的事物是虚,念头里的事物并不真实存在,不是宇宙创造了你,而是你创造了宇宙万物,宇宙是你一个人的宇宙。<br/></p><p>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宇宙”,宇宙与宇宙之间是完全平行的,你的念头是你的“宇宙”,别人的念头是别人的“宇宙”,即使看上去两个人拥有一摸一样的念头,那也是属于两个不同宇宙的念头,就像你的念头不可能是他的念头一样,两个人的宇宙看似相同却不会相交,他们似乎看到了同样的东西,似乎有同样的感受,所以人们常说“我完全能够感受到你的痛苦”,但那只是错觉,你只能感受到自己的感受,真相是,他们看到的东西只属于自己的宇宙,譬如,你指着你念头里的一朵玫瑰花问别人:“你们看到了什么?”一个人回答说:“我看到了热火的爱情”,另一个人回答说:“我看到了凋零的爱情”,而一个孩子回答说:“这是什么花啊?”所以如果你的宇宙里产生了烦恼,不要怪罪于他人的宇宙,那是头脑糊涂的表现,照顾好你自己的念头——你自己的宇宙。</p><p>人们把能够体验别人内心感受的能力称为“共情”能力,而实际上并不存在真正的共情,所有的共情本质上都是“独情”,当你的朋友失恋了,身心很痛苦,你安慰她说:“我完全能够体会到你的痛苦”。很明显,这是一句谎言,一个人不可能体会到另一个人的痛苦,就像他的手受伤了你的手不会感到疼一样,你不可能感受到别人所感受到的觉受。同理,你不可能看到别人所看到的东西,你不可能听到别人所听到的声音,你不可能闻到别人所闻到的味道,你不可能想到别人所想到的东西,就如同两个平行的宇宙不会相交,你的是你的,别人的是别人的,不可能你的感受成了他的感受,即使你们似乎拥有同样的感受;不可能你看到的成了他看到的,即是你们似乎看到了同样的东西;不可能你听到的声音成了他听到的声音,即使你们似乎听到了同样的声音;不可能你的想法成了他的想法,即使你们似乎拥有同样的念头,你的依然是你的,他的依然是他的,这一点非常明显。</p><p>“宇宙”这个概念是你创建/定义的,你是宇宙的主人,而不是宇宙里的一份子,如果你是宇宙的主人,那么你在宇宙之外,时间是你的创造/定义,空间也是你的创造/定义,宇宙里的生命也是你的创造/定义,你站在所有概念的源头超越一切定义,一切生命都来源于你,你是超越生死的存在,如果你把自己定义为是宇宙里的一份子,那么你就不可能超越生死的定义。<br/></p><p>你的一生都在和你的念头相伴,而不是与念头里所指的东西相伴,表面上你是和你的爱人度过了余生,实际上你是和你的念头度过了一生,你和一个“你爱人”的念头度过了余生,念头说,你有一个美丽的爱人,她的音容笑貌以及性格是如何如何的,你通过你的念头看到了你的爱人。<br/></p><p>你的世界是一个“念头”的世界,当一个念头从你的心里“冒出来”,于是你通过解读你的念头看到了念头里所指的事物,当你看到所有的念头都是平等的,你就会理解念头里的万事万物也都是平等的,在你的世界里如果没有念头就没有万事万物,没有念头就没有宇宙里的日月星辰,没有生老病死,同样,这些事物也只存在于念头里,而不是在念头之外独立的存在,在你的世界里与你最亲密的是你的念头,而不是念头所指的事物,所以我说,在你的世界里念头是“实”,事物是才是“虚”,而不是相反,每一样事物都对应着一个念头,你直面的永远都是你的念头,你的一生都在和你的念头打交道,而不是和念头里的人、事、物在打交道,你的生命同样也只是念头里的生命——生命也是念头的投射,《金刚经》里说“善护念”,善于照顾好你的念头,是你这一生做的唯一一件事。</p>Thu, 27 Feb 2020 13:04:33 +0800拜伦·凯蒂的功课案例之“父亲应该听取我的意见” http://xocve.cn/post/36.html<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拜伦·凯蒂的功课教我们认识我们的心念,先列出那些让自己感到烦恼的念头,然后针对每个念头问四个问题调查这个念头,最后转向这个念头的反面来认识它。这样便可全面的认识这个念头,我们往往对我们的念头未经任何调查就相信了它,从而被它“一叶障目”而看不到事情的真相,最终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本来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来源于我们对念头的轻信。)</span></p><p>——网友——<br/>打扰您了,我和父亲的相处模式出了问题</p><p>【博主】<br/>嗯,具体说下</p><p>——网友——<br/>父亲对待弟弟及其妻子儿子的事情上有些过界,并要求我们支持他,弟弟婚姻分居好几年了,他们不在一起,父亲直接不让离婚</p><p>【博主】<br/>嗯</p><p>——网友——<br/>我和父亲表明了我的态度不管</p><p>——网友——<br/>由他们</p><p>【博主】<br/>嗯</p><p>——网友——<br/>父亲每次见到我总是讲好多</p><p>【博主】<br/>让你去劝劝他们?</p><p>——网友——<br/>讲孙子儿子对他如何不好但他依旧按自己的方式去付出</p><p>【博主】<br/>嗯</p><p>——网友——<br/>给我的要求是希望我多管</p><p>——网友——<br/>主要是父亲见到我们就说自己的理论,他总是对的,别人都不对,我妈也一无是处</p><p>【博主】<br/>嗯</p><p>【博主】<br/>你和父亲这样的模式应该很久了吧?</p><p>——网友——<br/>我很苦恼,总是告诉自己他说他的我争取不受干扰,所以逃避尽量不和他辩解</p><p>——网友——<br/>对,很久了</p><p>——网友——<br/>心中有不满,又自责自己不足够的孝顺</p><p>【博主】<br/>嗯</p><p>——网友——<br/>又忍不住想和他说你这样搅乱别人的生活</p><p>——网友——<br/>没有好效果</p><p>【博主】<br/>嗯</p><p>——网友——<br/>但是他从来都听不进去,他只想替弟弟承担父亲和丈夫的责任</p><p>——网友——<br/>一回家我和妈妈说话也说不成,他总是想发表不同的意见</p><p>——网友——<br/>我很苦恼我该怎么做</p><p>——网友——<br/>妈妈生病也不得安宁</p><p>——网友——<br/>我们每次回家都要听他不停的说自己以前的厉害和现在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p><p>【博主】<br/>嗯,如果人生只是一个一个念头涌来,那么人生就会容易很多,因为一次只处理一个念头就好了,但是当一堆念头向你涌来的时候你就会迷惑了,尤其是一些相互矛盾左右为难的念头混在一起的时候,处理起来显得困难多了。其实无论多少念头涌来,你一次仍旧只能处理一个念头,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很混乱,但是内心一直是清晰的:一次只处理一个念头。凯蒂的功课就是如此,每次功课只处理一个念头。</p><p>——网友——<br/>我该如何和父亲平和的相处?</p><p>——网友——<br/>谢谢您肯听我诉说并帮我</p><p>【博主】<br/>在我看来,你一直相处的很好,除了你的情绪是多余的之外。不带情绪的保持现在的做法就可以了。</p><p>【博主】<br/>情绪是由你相信了某个念头引起的,你认为你做的不够好,你认为他们做的不够好。如果没有这些认为去做事呢?比如你正在和父亲聊天,如果不相信那些好与不好的认知,他说你听,那么就是一次很完美的聊天</p><p>【博主】<br/>你可以找一个具体的念头做功课试试看</p><p>——网友——<br/>嗯嗯,好难,我是觉得他养我们很不易,该由着他,让他愿意说就说吧,现在大部分时间我能不被他引转,就是当妈妈受了影响,弟弟侄子受了影响,我会升起想要劝说改变他的想法,就又乱了</p><p>——网友——<br/>我找找</p><p>【博主】<br/>你刚才的问题,“我应该如何做”这不是一个评判。功课是针对评判的。比如他不应该如何如何,我不应该如何如何</p><p>——网友——<br/>他不应该不听取别人的意见,这是吗</p><p>【博主】<br/>是</p><p>——网友——<br/>或者我不应该尝试改变别人</p><p>【博主】<br/>他应该听取别人的意见,这儿的别人应该是指我吧?</p><p>——网友——<br/>我是希望他也听任何人的有用的意见</p><p>——网友——<br/>听我的吧我觉得我也没有太好的意见(关于弟弟婚姻家庭问题),那是弟弟的问题</p><p>——网友——<br/>我只能劝他放手</p><p>【博主】<br/>嗯,那就针对“他应该该听取我的意见”这个念头做功课。</p><p>&nbsp;我们就先设定场景为你父亲和你聊天的场景<br/></p><p>【博主】<br/>这样如何?</p><p>——网友——<br/>好,听老师的,</p><p>——网友——<br/>就说刚才我回家看妈妈的场景</p><p>——网友——<br/>妈妈鼻子出血去医院做了简单处理</p><p>——网友——<br/>我回家陪妈妈,爸爸就说你妈妈皮肤不好要是我的话昨晚就全好了</p><p>【博主】<br/>嗯</p><p>——网友——<br/>然后和我说去看侄子(侄子感冒),去了侄子不理他还叫他的名字</p><p>【博主】<br/>嗯</p><p>——网友——<br/>他给侄子放钱,弟媳也不理他</p><p>【博主】<br/>嗯</p><p>——网友——<br/>妈妈说爸爸很憋气,又说我已经尽力了,让我干啥我干啥搞错了就道歉</p><p>【博主】<br/>嗯</p><p>——网友——<br/>我心里起了情绪,很可怜他又很气弟媳,就对他说你别去管他们了</p><p>【博主】<br/>嗯</p><p>——网友——<br/>爸爸说你可以不管我不能不管,全天下的父亲都不管我也要管,你弟弟离婚我就和他断绝关系,现在我也不承认他是我儿子</p><p>【博主】<br/>嗯</p><p>——网友——<br/>老师我&nbsp;和你诉说就已经泪水涟涟</p><p>【博主】<br/>理解</p><p>——网友——<br/></p><p>&nbsp;我对他说了很多类似让他们自己走走看的话他听不进去只是说自己的所有付出</p><p>【博主】<br/>嗯,在这里面,每个人都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你,你的父亲,和你的弟弟等等,这并没有问题,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p><p>——网友——<br/>最后我说了很狠的一句话:儿子孙子都是你的,如果你听不进一点意见,不做改变,什么样的结果你都自己承受</p><p>——网友——<br/>嗯嗯,我好像知道,但是我为自己说了这样的话后悔,于事无补还惹他再度激动和生气</p><p>【博主】<br/>嗯,所以父亲应该听从你的建议,那是真的吗?</p><p>——网友——<br/>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信念和爸爸相处,能彼此和谐,现在我知道的应该是:听他说并且符合他,他能高兴,</p><p>——网友——<br/>不是真的</p><p>【博主】<br/>嗯,我们先回到功课上来,一步一步解决问题</p><p>——网友——<br/>好的老师</p><p>——网友——<br/>我希望他听一下我的建议</p><p>【博主】<br/>所以当你们聊天的时候,如果你持有“父亲应该听我的建议”而事实上他并没有听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p><p>——网友——<br/>很无奈很可怜很生气很恼怒</p><p>——网友——<br/>很烦恼想离开</p><p>【博主】<br/>是的,当你不持有或者不相信“父亲应该听我的建议”这个念头的时候,对于同样的谈话内容,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p><p>——网友——<br/>很同情,很理解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p><p>【博主】<br/>你可以对他表示关怀,并给出你的建议,但是你并不期待父亲会听你的话</p><p>【博主】<br/>这个时候那些愤怒无奈会不会少了呢?</p><p>——网友——<br/>事实上我没有给出建议的机会</p><p>——网友——<br/>我只有倾听的机会</p><p>【博主】<br/>你不是已经给出了吗?让他不要插手</p><p>——网友——<br/>对,</p><p>——网友——<br/>可能我是想继续给出理由和做法</p><p>【博主】<br/>当你这样说的时候如果你放弃“父亲应该听我的话”这个念头,你的无奈和愤怒还会有吗?</p><p>——网友——<br/>可能想让他听我说,我们的模式是不是一样</p><p>——网友——<br/>应该没有</p><p>【博主】<br/>要确认才行,你可以闭上眼睛体验一下,只是表达你的关心,但是不持有“你应该听我的话”这个念头。</p><p>——网友——<br/>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我发现:我的人生中向别人纯表达关心的时候很少,都是在迫不及待的表达我的建议……</p><p>——网友——<br/>老师我是不是走远了</p><p>【博主】<br/>嗯,那么回到这个场景里,你去感受一下,有“父亲应该听我的话”这个念头和没有这个念头的区别。</p><p>——网友——<br/>有这个念头不能静心听爸爸的话,对爸爸的话只去挑刺去反驳。没有这个念头就会只去理解一个父亲,为孩子操碎了心</p><p>——网友——<br/>去理解他的做法</p><p>【博主】<br/>嗯,你刚才已经说了,当持有这个观点的时候你会去挑刺,会感到无奈和愤怒,当没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你感到理解和同情,对吗?</p><p>——网友——<br/>对</p><p>【博主】<br/>所以,对话以及对话内容并不是让你产生负面情绪的问题所在,而是你相信了“父亲应该听我的话”这个念头才会导致负面情绪的产生,对吗?</p><p>——网友——<br/>嗯嗯是这样</p><p>【博主】<br/>所以问题并不是出在你的父亲身上或者是你的身上,而是仅仅因为你相信了一个念头而已。</p><p>——网友——<br/>嗯嗯,改变自己的念头,</p><p>【博主】<br/>反转这个念头“父亲应该听我的话”</p><p>——网友——<br/>父亲不应该听我的话,是这样吗</p><p>——网友——<br/>我不应该听父亲的话,</p><p>【博主】<br/>嗯,先插一句,你刚才说“改变自己的念头”表达的不太准确,念头一旦产生就已经被看到了,你无论去怎么改变它都不能改变你已经看到了它的事实。所以我们不是去改变它,而是在没有经过质疑之前不去相信它。</p><p>【博主】<br/>只要不相信它,即是它出现了,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p><p>——网友——<br/>自己会有很多念头出现,但不要轻易相信它,对吗</p><p>【博主】<br/>是的,刚才我们的功课已经能看的,情绪是在你相信了念头之后才产生的,如果你不相信它,它是无害的。</p><p>——网友——<br/>嗯嗯,</p><p>【博主】<br/>那我们回到反转,第一个,父亲不应该听我的话,举出三个例子来证明这个念头的合理性</p><p>——网友——<br/>例子是指什么?</p><p>【博主】<br/>是指能证明这个念头的例子</p><p>【博主】<br/>事实是什么呢?父亲有没有听你的话?</p><p>——网友——<br/>没有</p><p>【博主】<br/>是的,事实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事实胜于雄辩,跟事实对抗你的胜算是零</p><p>【博主】<br/>还有没有别的例子来证明呢?</p><p>【博主】<br/>父亲为什么不应该听我的话?</p><p>——网友——<br/>还没想出来</p><p>——网友——<br/>那是他深信的念头,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他是问心无愧的</p><p>【博主】<br/>父亲在坚持着他的信念,他如果听你的话就得放弃自己的那些信念,很明显他视他的信念如生命。</p><p>【博主】<br/>让他放弃他的信念他会痛苦</p><p>——网友——<br/>很对,他只有去做些事情才会定心,否则他会一直折腾自己和妈妈</p><p>【博主】<br/>所以父亲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让自己痛苦,他不应该听你的话</p><p>——网友——<br/></p><p>【博主】<br/>我们进入下一个反转,父亲应该听我的话。把我和父亲的位置互换。</p><p>——网友——<br/>不好意思老师我不大明白</p><p>【博主】<br/>把念头里的“我”和“父亲”的位置互换。应该是怎么样的念头呢?是谁应该听谁的话?</p><p>——网友——<br/>我应该听父亲的话</p><p>【博主】<br/>是的,能举出三个例子来证明吗?</p><p>【博主】<br/>证明我为什么应该听父亲的话</p><p>——网友——<br/>听父亲的话父亲会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不再憋着得到放松,</p><p>【博主】<br/>嗯,很好的一个例子</p><p>——网友——<br/>我会好受些因为我关心了父亲</p><p>【博主】<br/>是的,你们两个都好受了,这是交流的奇妙之处</p><p>【博主】<br/>还有吗?</p><p>——网友——<br/>妈妈看到的不再是不屑个争吵,她也会安心很多</p><p>——网友——<br/>和争吵</p><p>【博主】<br/>嗯,别人也好受了</p><p>【博主】<br/>还有,父亲给你说的话你真的没有打算尝试一下吗?</p><p>【博主】<br/>他对你说的话完全无道理吗?</p><p>——网友——<br/>不是</p><p>【博主】<br/>是的,你是可以根据他说的话做一点什么的</p><p>——网友——<br/>有些有道理</p><p>【博主】<br/>这样可以让他更好受一些不是吗?</p><p>——网友——<br/>认同和肯定</p><p>【博主】<br/>他说的话虽然你不能完全去做,但是总比你什么都不做好</p><p>【博主】<br/>他说让你多一些关心而不是一味地旁观</p><p>——网友——<br/>嗯嗯,</p><p>【博主】<br/>至少你的态度是有了,这样他也会欣慰</p><p>——网友——<br/>这可能是我的盲点,20多年以来我一直处理娘家的问题,没有自己,直到身心疲惫不能继续,所以害怕再被拖进去出不来,这可能是我的另外一个相信的念头</p><p>——网友——<br/>对,至少我应该有态度,其实也是在关心,只是不想承认下来</p><p>【博主】<br/>是的,你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事情难道就没有中道可走吗?事实是有的</p><p>——网友——<br/>嗯嗯,尺度把握在我手里</p><p>【博主】<br/>是的,你完全有能力让自己进退自如。</p><p>——网友——<br/>今天真的很感激您的点拨</p><p>【博主】<br/>还有一个反转</p><p>【博主】<br/>转向自己</p><p>【博主】<br/>我应该听我的话</p><p>——网友——<br/>我应该听我的话?</p><p>【博主】<br/>是的</p><p>——网友——<br/>遵从内心吗</p><p>——网友——<br/>我会守住自己的心,不被别人的话引转</p><p>——网友——<br/>我会想按照自己的初衷表达对父亲的理解和关心</p><p>【博主】<br/>每个人都在遵从自己的内心,当你的内心去管别人的时候(让父亲听我的话),你的心跑到了别人的身上,你再也听不到你的内心的话了,这时候,你的内心就向你示现它的情绪。</p><p>——网友——<br/>是啊,</p><p>——网友——<br/>我的心有好多时候在别人身上</p><p>【博主】<br/>“情绪”是个很好的警示,提醒你该关注自己的内心了,提醒你该做功课了,通过做功课,重新获得内心的安宁。</p><p>——网友——<br/>自己也可以做吗?</p><p>——网友——<br/>推荐一下参考资料</p><p>——网友——<br/>学习资料</p><p>【博主】<br/>自己做功课也可以的,不过需要一个过程。网上有拜伦凯蒂的功课视频</p><p>(拜伦·凯蒂功课的流程简介:</p><p>第一步先找出让你感到不安的念头。</p><p>第二步针对这个念头提四个问题并认真回答:</p><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1.这是真的吗?</span></p><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2.你能百分百确定这是真的吗?</span></p><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3.当你持有这个念头你会怎样?</span></p><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4.当你不持有这个念头你又会怎样?</span></p><p><span style="color: #444444;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Helvetica, Arial, &quot;Lucida Grande&quot;, Tahoma,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32px; background-color: #FFFFFF;">第三步转向这个念头的反面去了解这个念头,通过了解它的反面来了解这个念头。)</span></p>Tue, 18 Feb 2020 08:53:02 +0800我到底是谁?(2) http://xocve.cn/post/35.html<p>忙了一天下班了,我们常说:“我觉得我好累啊”,在这句话里出现了两个“我”字,这两个“我”是指的同一个“我”吗?大部分人都是想当然的给出了肯定的回答,然而仔细推敲一番之后就会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我可以找到很多类似的句子,比如“我觉得我好开心啊”,“我觉得我好痛苦啊”,“我觉得我好痒啊”,“我觉得我好疼啊”,“我觉得我好贫穷啊”,“我觉得我饿了”,“我觉得我又重了”,“我觉得我好傻啊”,“我觉得我要死了”等等,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第一个“我”是“我觉得”,这个“我”是指“觉知”,这个“我”从头到尾一直都没变过,第二个“我”是觉知到的内容,它不停地变化,一会儿“累了”,一会儿“老了”,一会儿“开心”,一会儿“痛苦”,七情六欲,生老病死,都是第二个“我”。</p><p>这两个“我”虽然同时出现,但是却具有完全不一样的性质,比如“我觉得我好难过”,第一个“我”只是觉知的功能,第一个我并不会“难过”,难过是属于第二个“我”的感受,我们所有的感受和认知都属于第二个“我”,第二个我时刻在变化,而第一个我只负责“觉知”,从未变动,再比如“我觉得我饿了”,第一个“我”并没有饿,第二个“我”才饿,仔细分辨之后会发现这两个“我”的不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不同:第一个“我”要比第二个“我”出现的地方更多,也就是说很多时候只有第一个“我”而没有第二个“我,比如如下句子“我觉得有蓝天的存在”,“我觉得天好蓝”;“我觉得有风的存在”,“我觉得风好凉”;“我觉得有一朵花存在”,“我觉得这朵花好美”;“我觉得有一辆车存在”,“我觉得这辆车开的好快”;&quot;我觉得有一个人存在“,“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经过对比发现,只有当“我觉得”的内容与自己的身体有关的时候,第二个“我”才会出现,也就是说,第二个“我”是围绕着“身体”这个存在进行的,比如说我累了,就是身体累了,说我饿了,就是身体饿了,说我很开心,就代表身体的感受很愉悦,说你我很痛苦,则身体感受相反,说我生病了、我好老啊、我要死了等等都是指的身体,也就是说先有了“我觉得有一个身体存在”,才有了后面的“身体”如何如何的感受,然而第一个“我”则包含身体并且远大于身体,如果你用心去体验就会感觉到,第一个“我”只是“觉得”,只是“觉知”,它从未变动过,身体生,它不生,它只是觉知,身体变老,它不变老,它只是觉知,身体生病痛苦,它不生病痛苦,它还是觉知,身体坏掉死亡,它不坏掉死亡,它依然觉知。第一个我不止“觉知”与“身体”这个存在有关的认知,还觉知所有的认知,“我觉得有过去现在未来存在”,这是在<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与“时间”这个存在有关的认知,“我觉得有高低上下大小的区别”,这是在<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与“空间”这个存在的有关的认知,“我觉得能记住学过的知识并且能根据知识推理计算”,这是在<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与“记忆和推理”这个存在有关的认知,“我觉得这是好人,那是坏人”,这是在<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与“善恶”这个存在相关的认知,“我觉得那样做是错误的,应该这样做”,这是在<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与对错行为判断相关的认知……这些例子中第一个“我”觉知的内容都是与身体无关或者与身体关系很小的认知,可以看到<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的内容千变万化,但是那个“我觉得”的“觉知”未曾变动,从中可以看出,第一个“我”能<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到</span></strong>所有的认知,而第二个“我”只是第一个“我”所“觉知”到的一小部分与身体关系密切的认知。</p><p>大部分人活着都是以第二个“我”为我,鲜有人活着以第一个“我”为我。以第二个“我”为我,是有限的,跟随者身体的变化有生老病死,以第一个“我”为我,则对有关“身体”的认知和对其他的更广大的的存在的认知平等对待,对第一个“我”来说,“身体”这个存在和“花朵”这个存在是平等的,它不会随着身体的生老病死的变化而变化,也不会随着花朵的孕育、成熟与枯萎而变化,第一个我<strong><span style="color: #C00000;">觉知</span></strong>关于所有的存在的认知,但是却不是那些存在及认知,第一个“我”在所有的存在及认知之外,它只是“觉知”,一切认知都从第一个“我”那里诞生,但第一个“我”却不受任何认知所左右,它平等对待一切事与物,它对一切事与物不取也不舍,面对万事万物。它既不陷入也不逃避,它既不会认为某个身体是自己,也不会认为某些知识或者某个信念是自己,但是它也不否定身体,不否定知识或信念,它拥抱一切却又不是一切,它只是清醒地面对一切,第一个“我”是绝对的“自由”的,绝对“解脱”的,不,说“自由”和“解脱”也不对,因为“自由”和“解脱”也属于认知,而第一个“我”是在所有的认知之外超然的存在,它既不是“不自由的”,也不是“自由的”,它超越“自由”与“不自由”,它超越一切认知,一切认知都从它那里产生。</p><p>以第一个“我”为我吧,因为“它”是无限的,不,它超越无限。以第一个“我”为我,拥抱三界而不在三界之内,跳入五行而不在五行之中。</p>Fri, 14 Feb 2020 09:25:42 +0800心不在身体里 http://xocve.cn/post/34.html<p>人们普通的观点认为,心在身体里,身体坏掉了,心也就死了。我要说的是,不是这样的,心不在身体里,身体坏掉不等于心的死亡。<br/></p><p>比如,你的手被掐了一下,然后你会感觉到疼,你认为那是手“觉知”到了疼,然而,手真的有“觉知”到疼的能力吗?手不过是一堆肉、一堆细胞而已,它怎么可能会“觉知”疼,“觉知”痒,“觉知”冷,“觉知”热呢?很明显,手没有这个“觉知”以及“分辨”能力。每当分析到这儿的时候人们往往不再认为手而是认为是大脑“觉知”到了疼,认为是大脑在参与“觉知”与“分辨”,然而,大脑也不过是一堆肉,一堆细胞,它们顶多是来回传递各种生物电信号,而不会产生“疼”,“痒”,“冷”,“热”等意识。一句话,物质的东西无论怎么堆积,无论堆积的多么复杂,都不可能产生“意识”,就如同今天的超级计算机一样,各种集成电路、集成芯片超级复杂,耗电量惊人,运算速度远超人的大脑,然而它仍然不可能产生“疼痛”的意识,它仍然是物质的,它没有“觉知”与“分辨”的能力。同样,眼睛没有“觉知”并“分辨”图像的能力,耳朵也没有“觉知”并“分辨”声音的能力,“鼻子”并没有“觉知”与“分辨”气味的能力,舌头也没有“觉知”并“分辨”咸淡的能力,大脑并没有“觉知”并“分辨”意识活动的能力。我把有“觉知”与“分辨”能力的东西叫做“心”。</p><p>肉体是物质的并不能产生意识,我把能产生意识的称为为“心”。正如上面所言,“心”能“觉知”到意识也能“分辨”意识,这是“心”的两大功能。刚才用超级计算机的例子说明物质上的复杂堆积并不能够产生意识,肉体细胞的复杂堆积也是一样。现在我再用“量变引起质变”的理论来说明“心”并不会随着肉体的坏掉而死亡,众多的成语典故都证明了“量变引起质变”理论,比如“水滴石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的身体细胞也是一样,人在成年之后的几十年里身体的各个功能开始日日逐渐衰老,各个器官逐渐老化,心的“分辨”能力也会跟着下降,但是心的“觉知”功能在这几十年里丝毫没有衰老,20岁时,你的手被掐一下心会“觉知”到疼,80岁时,你的手被掐一下心仍然会“觉知”到疼,虽然80岁的手布满皱纹,皮肤变得粗糙,但是那个“觉知”没有任何衰老的变化;虽然80岁的眼睛“觉知”到的图像比20岁的眼睛模糊,“分辨”能力下降了,但是心对图像的那个“觉知”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觉知”到的内容变模糊了;心“觉知”声音也是一样,当有声音出现心能“觉知”到声音出现,当没有声音的时候心能“觉知”到无声,无论声音变大变小变有变无,那个“觉知”没有丝毫变化;心里的念头飞来飞去,但是心“觉知”念头的能力并没有跟着来去,想法来了,心“觉知”到了,想法走了,心“觉知”到了,同理,心“觉知”气味和食物的味道的时候也是如此。你发现了吗?那个“觉知”并不随着身体的衰老遵循“量变到质变”的规律,所以并不能得出“身体坏掉觉知就消失”的结论。</p><p>那么心和身体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答案是“身体来自心的认知”,心是怎么认识身体以及万物的?第一步,心先“觉知”到存在,第二步,心去“分辨”第一步觉知到的存在。以身体举例,第一步,心“觉知”到了存在,但是在分辨那“存在”之前,心不识那“存在”为何物,经过了不断地“分辨”之后,心创建了关于“身体”的认知,创建了身体所在的“世界”的认知。从认知的产生顺序上来看,心是先于“身体”的认知和“世界”的认知存在的,是心通过分辨那“存在”产生了世界的认知,心是先于那世界的认知存在的,也就是说,世界是心认知出来的世界,世界在心里,而不是相反,在心“分辨”之前的存在是属于“觉知”的“不可知存在”,因为它是在心分辨认知之前的存在,所以是不可认知的,虽然它不可知,但是我们所有关于可知的世界的信息全都来自于它。人们常常说“我的心”如何如何,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心与世界的关系,人们把心所分辨出来的内容当做是心,而忘记了心在分辨之前的那个“觉知”到的不可认知的存在,所以当心分辨到“快乐”时,人们说“我的心好快乐啊”,当心分辨到“痛苦”时,人们说“我的心好痛苦”,当心分辨到身体死亡时,人们说“我的心死了”,人们完全忘记了心在分辨之前的那个“觉知”的存在并没有快乐,并没有痛苦,并没有死亡。在心分辨之前,并没有“这个人”与“那个人”的分别,甚至——并没有人——因为关于“人”的认知也是心分辨出来的。所以,人是怎么迷失的?从忘记那个“觉知”的存在的时候开始迷失的。其实,心“分辨”出来的东西并不可靠,或者说,心产生的认知并不可靠,因为心分辨的时候是有角度的,角度不同,产生的认知就不同,而且从我们的日常经验可得,心在不停地产生各种认知和感受,很多认知和感受都是瞬息变化或者自相矛盾的,尤其是在那认知产生之前的“觉知”存在面前,更能显出心所创建的认知的虚妄性,譬如,心分辨说“那是一个人”,“那是一棵树”,“那是一只狗”,“这个是有生命的,那个是无生命的”,真的是如此吗?“识心(代表心之分辨)”去问那“觉心(代表心之觉知)”,然而“觉心”并不回答,“觉心”只是觉知着如实的存在,觉知着“识心”的自问自答。也正因为“觉知”无知,所以它就如同“金刚”般无坚不摧,再坚固的认知在它面前都自动粉碎。因为认知存在角度,所以认知出来的存在不再是那存在本身,换句话说,存在本身是真实的,认知出来的存在则是虚妄的,它们虽然一实一虚,但是却是一体不可分割的。</p><p>身体来源于心的认知,身体在心里,而不是相反,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习惯上还是认为心在身体里,习惯上还会认为身体死亡意味着心的死亡,这都是长期失去觉知、忘记了那不可认知的存在本身之后带来的错觉,那么怎么改变这些错误的认知呢?答案就是去体验觉知,让觉知重回到你的生命里,在日常生活中带着“觉知”去做每一件事就是在体验觉知,带着觉知去看东西,带着觉知去走路,带着觉知去吃饭,带着觉知去听声音,带着觉知去品尝,带着觉知去感受念起念落,带着觉知去经历生活中的那些喜怒哀乐。</p><p>关于练习“觉知”有以下几点需要留意:</p><p>1.觉知不是意识,觉知不是念头,觉知是在意识产生之前的存在,觉知只是单纯的知道,与知道的内容(意识)无关,觉知无知,所以练习觉知并不影响日常做事,做事的时候觉知之心跟随识别之心,二者并行不悖。</p><p>2.不管你有没有注意到“觉知”的存在,觉知也一直都在,从未丢失过,你要做的就是重新注意到它,并让它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因为它本来就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只是被你忽略了。<br/></p><p>3.练习觉知的要点是放松不要太用力。觉知本身无大小,无力度,大小和力度是为了描述的方便,比如刚开始练习觉知时,觉知只能照破部分轻微的烦恼,会给人一种时而有力时而无力的感觉,随着练习的增加,觉知会照破更多的烦恼执着,这样就可以说觉知变强了,但是并不是觉知真的变强了,觉知本身还是那个觉知,并没有任何变化,之所以感觉上有变化,其实是识心不断练习的结果。<br/></p><p>4.当不安的情绪来临时,安住在觉知上去经历紧张与恐惧的情绪,注意到觉知无知,觉知不识恐惧为何物,觉知无惧。觉知性如金刚,不会受到情绪的伤害。<br/></p><p>5.“觉知”的其它名字:“觉”,“佛”,“真如”,“见性”,“如实的存在”,“如来”,“如如”,“自性”,“真心”,“觉心”,“心体”,“道体”,“中道”,“空”,“净土”等等,所有描述出离二元对立、出离意识分别的词汇都是指向同一个东西。<br/></p><p>6.生活中保持觉知自己身体的动作与感受,觉知自己的念头一个一个冒出来,一个一个消失,觉知情绪的生灭,觉知看到的东西,觉知听到的声音,觉知尝到的味道,练习觉知不要太主动太用力,可采用被动跟踪法,你的注意力到了哪里觉知就跟到哪里,你的念头到了哪里觉知就跟到哪里。让觉光照破一切烦恼尘劳,安住于如实的存在,安住中道,安住空,安住净土。<br/></p><p>7. 有人会说既然觉知一直都在,那么睡觉的时候自然也在,就问睡觉的时候如何保持觉知。我的答案是:觉心一直都在,但是识心不一定时时了解,当你睡觉了,识心休息,自然就不需要“保持”觉知了。觉心本来就不是用来保持的,“保持”是个方便说法,所谓“保持”觉知保持的其实是对觉知的体验,而不是真的保持觉知,当识心休息的时候这个体验自然也就休息了。<br/></p>Wed, 08 Jan 2020 19:52:39 +0800人生路上有朋友,修行路上无道友 http://xocve.cn/post/33.html<p>当一个人还处在“有我”的认知里的时候,他的人生之路上是有朋友的,然而当一个人踏上探索真理的修行之路时,他会发现,所谓的“我”并不真实存在,所谓的“道友”并不真实存在,如果他还活在“有我”和“有道友”的认知里,他尚未踏上修行之路,他的所谓的修行跟凡夫做事无别。</p><p>一个真正踏上修行之路的人不再以眼看物,以耳听声,以鼻闻香,以舌尝味,以身体去感觉,以头脑去思考,而把这些皆归于一心之用。修行者通过观察心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全部认知(包括对自己的认知)皆来源于自心,包括所有的见闻觉知,大至对时间和空间的认知,小至对日常生活的吃穿住用行一点一滴的微细认知。心是所有认知产生的源头,修行者和凡夫对“心”的认知是不同的,修行者准确得看到了心的“源头”位置,他站在“源头”看待心产生的一切认知,所以他看得特别清晰,他时刻活在源头的位置来面对日常生活的一切,他活成了“心”;凡夫则不然,凡夫不以心为心,而以心产生的认知为心,心产生的第一个认知就是关于“我”的认知,所以凡夫活成了“我”,凡夫远离了“心”本身而迷失在了心产生的认知里。</p><p>修行者站在认知产生的源头位置,清楚的看到了关于“我”的那些认知是如何产生的,他清楚地看到了“我”不过是心产生的众多认知中的极其微小的一部分,凡夫以“我”为心,试图把无数认知中的极其微小“我”的认知无限放大,以为“我”是一切认知产生的源头。</p><p>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东西就大为不同,修行者站在一切认知的源头“心”的位置来看,“我”是心产生的认知,“别人”也是心产生的认知,“朋友”也是心产生的认知,如果“我”和“别人”成为了“朋友”,那么在修行者眼里就是心的一个认知跟另一个认知和合产生了“朋友”的认知,站在心的位置,他很清楚的看到这一切都仿佛都是在心内发生。而凡夫以“我”为心,站在“我”的位置让他产生了错觉,他看到了“我”之外有一个真实的“他人”存在,他看到了有一个真实的“朋友”存在于“我”——“心”之外。因此,凡夫有“得失”感,他认为他得到了一个朋友,而修行者没有得失感,他站在心的位置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不过是心的认知在运作,他无得也无失,他只是享受心所奉献的这场盛宴。</p><p>修行者站在那一切认知的源头——心的位置上清楚的看到了心所产生的有关“生命”的认知和“生死”的认知,他看到了并没有一个真实的“我”的存在,也没有一个真实的“别人”的存在,他清楚看到了“生死”并不真的存在,一切不过是心的认知在运作,仿佛心在讲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凡夫站在“我”的位置上,看到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我”,“别人”,“生死”,无一不是在自己面前真实地发生。</p><p>修行者看到,当他喜欢一个人,如果把心中关于那个人的一切认知(包括样貌,性格以及各种关于对方的背景故事)都拿掉,那么那个人将不复存在,所以他喜欢一个人其实喜欢的是自己的认知,他喜欢的其实是自己,同样,当他讨厌一个人,他讨厌的也是自己的认知,他讨厌的其实也是自己,当他拥抱爱人入怀,他拥抱的也是自己。当有人表扬他,他知道那是他自己表扬自己,当有人批评他,他明白那是他自己批评自己,所谓“荣辱不惊”在他看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他看到,当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那个人并不在心外,而是在心里,他看到自己也在心里,他看到那日月山河、大树小草也在他的心里,他看到所谓“时间”是心里的时间,所谓的“空间”是心里的空间,修行者是活成心的人,是活在心里的人。</p><p>一个活成“心”的人不会再被“心”产生的任何问题所束缚住,“心”在所有的认知和问题之外绝对自由无挂,活成“心”的人也是如此。一个活成“我”的人,则是活在心里的人,心里的每一个问题都成了他的包袱,他不得不去求他之外的老师或者朋友来帮他解决烦恼,但是除非有一天他从“我”的位置跳出来,站在“心”的位置,否则他会被心所产生的无数的问题所困住,不得解脱。</p><p>想获得彻底的解脱吗?很简单,一步路都无需走,站在所有认知的源头,成为那心即可。然而,虽然简单,但世间鲜有人做到,只因沉迷于“我”太久,醉生梦死,所谓“浪子回头”,看似简单,世间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p>Tue, 17 Dec 2019 20:38:13 +0800这是一个绝对的世界 http://xocve.cn/post/32.html<p>人们说这是一个二元对立的相对的世界,有大才有小,有高才有低,有好才有坏,我们做的事也存在有意义和无意义之分。<br/></p><p>我眼中的世界不是这样子的,在我眼中这是一个绝对的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二元对立,比如,所有的事情都绝对是有意义的,并不存在真正无意义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一件事情毫无意义,那么,“毫无意义”本身正是它的意义所在,它以“无意义”的形式彰显着它的意义。</p><p>这是一个绝对完美的世界,这个世界不存在不完美的事情,那些人们认为的事情里的遗憾正是它的魅力所在,在我眼里,所有的事物都是完美无瑕的。当一个人放弃追求完美,并接纳自己的缺点的时候,我从他那里看到了真正的完美。绝大多数人则是无视自己的完美,他虚构了一个又一个叫做“他自认为的完美”的目标,然后向着那个自己设定的一个又一个的目标进发,在他自己编织的梦里跌跌撞撞,永无宁日,直到有一天梦醒之后发现:原来自己本来完美。</p><p>在我的眼中所有的人都是完全健康的,这个世界里并不真正存在病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所有有生命的人的身体都在正常的运作,即使一个人生命垂危,即是他身体里长满癌细胞,一切都仍然有序地正常运行,他绝对不会在不该死的时候死亡,也绝对不会该死亡的时候不死,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所有死亡的人都死了,所有活着的人都活着。一个人受凉了感冒了,发烧咳嗽,人们把这称为生病了,把这称为不健康,我并不这么认为,他受凉了就应该如此,这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不如此反而才有问题呢,当然,他通过吃药打针后烧退了,感冒好了,这也一切正常,从头到尾这个人都一直处于正常的状态,在该生病的时候生病,该康复的时候康复,这种正常状态即是绝对的健康状态,我清楚的看到这一点,没有人真正的生过病。<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不正常的事情,所有的“不正常”都是正常的,你看清这一点了吗?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却没有发生”的情况,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所有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所有不该发生的事情一件也没发生,这是一个绝对完美的世界。<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隔离这回事,真相是“沟通”是每时每刻都绝对存在的。哪怕一个人向你表现出一副“拒绝沟通”的姿态,拒绝沟通本身就是在沟通。<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辱骂”这回事,如果有个人“骂”了你,那么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他说的是事实,第二种他说的是谎言。如果是在说事实,那么这不叫辱骂,如果说的是谎言,那么也不属于辱骂。什么时候构成辱骂?当你认为他说的事实是谎言或者认为他说的谎言是事实的时候,辱骂的认知便产生了,这时候你已经糊涂了。<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没有完成的事情,如果你觉得一件事情“没完成”,那么“没完成”就是它的完成状态。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没有结束的故事,如果过你觉得一个故事“没有结尾”,那么“没有结尾”就是它的结尾。<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真正痛苦的事情,能够体会“痛苦”的感觉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如果你再也体会不到“痛苦”的感觉才是一件真正令人痛苦的事情呢。当你沉浸在“快乐”的感觉之中时,你在享受“快乐”,当你沉浸在“痛苦”的感觉之中时,你在享受“痛苦”,从头至尾你都处在享受之中。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痛苦,这个世界是一个极乐的世界,你发现这一点了吗?<br/></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失败,即使一个人看上去一败涂地,在我心目中他依然是一个成功的人,他成功的经历了一次失败,我为他的失败经历表示由衷的庆贺和敬佩。<br/></p><p>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危险的事情和让人恐惧的事情,这是一个绝对安宁绝对美好的世界,如果你觉得一件事是危险的,我却能从那危险的背后看到那绝对的安全,当一颗子弹朝着你的头飞来的时候,如果你躲过了,你是绝对的安全的,如果你没有躲过被打死了,你仍然是绝对安全的——死亡之后也是绝对的安全,如果你不幸受伤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你仍然是绝对安全的,你只有两种状态,要么生要么死,无论是那种状态,你都是绝对安全的,危险和恐惧只会在想象中出现,而想象不是真实的,现实中你永远是安全的,亲爱的,你了解这一点了吗?</p><p>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真正的问题,如果你正在用着一件工具,譬如电脑或者电钻什么的,突然它出问题不工作了,那么这代表真的出问题了吗?没有,所有的工具都会在它该出问题的时候出问题,这完全没有问题,如果在它该出问题的的时候不出问题,那才严重呢。如果它出问题了,你承认这是没问题的,那么你就会开心的去把机器修好,如果你认为它出问题是不应该的,它是真的有问题的,那么你会带着负面的情绪去把机器修好,前者活在清醒的世界里,后者活在自己妄想的梦境里。</p><p>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真正的欺骗,他只是做了一件不想让你知道的事,他对“欺骗你”这件事一点都不感兴趣。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真正的背叛,他只是做了一件违背你心意的事情,他对“背叛你”这件事一点都不感兴趣。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真正的出轨,他只是不爱你了,爱上了另外一个人,他对“出轨”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兴趣。有人可能会问,这不是同一件事吗?不,这是两件事,你在关心你的事,他在关心他的事,心看见的事必定是它自己的事,人们从未真正关心过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他不可能真正看到别人的心在想什么,人们只能看到自己的心,两颗心就是两个平行的宇宙,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相遇,你在你的心里映照着他的影子,他在他的心里看到了你的影子。</p><p>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相对的“过去”或者“未来”,也就是说,时间并不真实存在,认为真实存在“过去”或者“未来”的人都活在假象里。唯一的真实只在“当下”,当你在思维体验“过去”的时候,“当下”就是过去,并不存在一个真实的“过去”,当你在思维体验“未来”的时候,“当下”就是未来,不存在一个真实的“未来”,只有“当下”的画面是真实的画面,“过去”和“未来”的画面都是“当下”想象出来的画面,所以,不要真的拿那些想象出来的“过去”或者“未来”说事,你可以谈论“过去”或者“未来”,但是请不要活在“过去”或者“未来”,那意味着你错失珍贵的“当下”而进入了“幻境”,“当下”不会为“过去”或者“未来”停留,如果你正在为“过去”的事情而伤心或者正在为“未来”的事情在焦虑,你百分百活在了幻境中,错失了当下的美好,当下的一人一花一叶,当下的天空和大地,还有当下你手里的活计。活在当下的人永无烦恼,因为所有烦恼都是关于“过去”或者“未来”的,当下无任何烦恼,哪怕一颗子弹正在向你飞来,你也能清楚的看到当下你是安全的,你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避开”的动作就可以了,这并不会产生烦恼,至于能不能“成功避开”,那是一个关于“未来”的画面,那个画面在当下并不真实存在,直至它成为当下的现实为止,你要么避开了,要么死了,要么受伤了,就这么简单,当下总是不断的向你涌来,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安住当下生活”,不要掉入并不真实存在的“过去”或者“未来”,一旦你这么做,你会发现生活简单而又丰富,烦恼将无法产生。<br/></p><p>这个世界从没有人“出生”或者“死亡”,也就是说,“生死”并不真实存在,因为时间并不真实存在。时间造成了有来、有去的假象,空间造就了有远有近的分离错觉。而在我们的心中,一切都是零距离,过去与未来,国内与国外一念即达。那些老人真的死去了吗?没有,你一动念就可以见到他们,不但可以看到他们老了时候的样子,而且也可以看到他们年轻时的样子,不但可以看到他们在一个城市的样子,也能看到他们在另一个城市的样子,他们不可能在你的心里死去。你会最终明白,在你心里,时空隔离只是假象。</p><p style="white-space: normal;">这绝对是一个“心想事成,万事如意”的世界,所有那些心想事不成以及诸事不如意的感觉都是错觉。你心里想什么什么就会进入心里,当心面对一个东西的时候,心说“那是一朵花”,于是“一朵花”进入了心里,心说“那是一朵玫瑰花”,于是“一朵玫瑰花”进入了心里,心说“它好美”,于是“美”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我好喜欢它”,于是,“喜欢”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当心面对一个东西的时候,心说“那是一块泥巴”,于是“一块泥巴”进入了心里,心说“那是一块黑色的泥巴”,于是“一块黑色的泥巴”进入了心里,心说“它好丑”,于是“丑”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我好讨厌它”,于是“讨厌”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这是我的”,于是“我的”认知感和归属感进入了心里;心说“这是身体”,于是“身体”的认知进入了心里,心说“这是人”,于是“人”的认知进入了心里;心说“女人”,于是“女人”的认知进入了心里;心说“成功了”,于是“成功”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失败了”,于是“失败”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好怕”,于是“害怕”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好烦”,于是“烦恼”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怎么可以这样!”于是“不可以这样”的“愤怒”的感觉进入了心里;心说“病了”,于是“疾病”进入了心里,心说“健康”,于是“健康”感进入了心里;心说“过去和未来”,于是“时间”的感受进入了心里;心说“出生和死亡”,于是对“生死”的感受进入了心里;心说“一个生病的女人拿着一束漂亮的玫瑰花”,于是一幅充满各种认知和感受的画进入了心里。心想事即成,万事皆如意,的确如此,这并不是理想,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现实,这是心的基本功能,心仿佛一座空宝库,它不想时什么都没有,它一想就想什么就来什么,在这个心想事成的完美世界,“我”除了欣赏心的世界以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当“我”一想做点什么,那其实是心想做点什么而不是“我”,就连“我”都是心里的一物,所以表边上是“我”欣赏,实际上还是心在欣赏它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我”什么事。虽然心想事成,但是通过观察发现心并不会在它想出的任一件事上停留,即使是“快乐的事”也不例外,所以心念是绝对流动不住的,《金刚经》中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这个意思。</p><p>这不是一个二元相对的世界,这是一个绝对的世界,二元对立不过是一个错觉,亲爱的,你发现这一点了吗?<br/></p>Thu, 28 Nov 2019 10:36:48 +0800不了解也是一种了解,看不透也是一种看透 http://xocve.cn/post/31.html<p>我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双慧眼,能够看透这个世界的一切,看透别人,看透自己,从此觉悟,不再有一丝疑惑,不再有半点迷茫。</p><p>实际上,这双慧眼一直都在你那里,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其实,知道和不知道是完全平等的,都是心在说话,当心说“我知道”,那是心在说话,当心说“我不知道”那也是心在说话,那是心在玩游戏,心说,我知道——这是一朵花,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花,那么,给它取个名字叫“玫瑰”吧,好了,心说,我终于知道这是什么花了,我终于不再迷惑了。那是一棵树,那是真的吗?我发现那不是一棵树,树从来不说自己是树,花也不说自己是花。手不说自己是手,头不说自己是头,身体不说自己是身体,自始至终都是一颗心在呓语。</p><p>知道,来源于心的创造,不知道,也来源于心的创造,心在玩知道与不知道的游戏乐此不彼。很多人想在心玩的游戏里面找到慧眼并看透世间一切,其实是走错了路,只要跳出心的游戏,看清所谓的“不知道”其实是知道,了悟“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是心在自说自话,你立刻就会发现那双你一直追求的慧眼, 从此出离各种执着——我执、情执、善恶执、对错执,各种法执都不再困惑,得大自在,大欢喜。</p><p>问题是一个故事,答案是另一个故事。觉悟者在一问一答中,既解脱于问题,又解脱于答案,既不纠缠在问题之内,也不纠缠于答案之中。</p><p>人们往往希望自己是无所不知的,然而,对我来说,我不知道的东西就不存在,我看到,不但我不知道的东西不存在,我知道的东西也并不真实存在,知道与不知道都是我自己编织的故事。一切知只是妄知,我明白我是一个无知的人,正因为我是“无知”的,所以我得到了人们想要的“无所不知”。<br/></p><p>觉悟者之所以不再有疑惑或者问题,并不是因为他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和疑惑,而是他看到了问题的虚妄,看到了那疑惑的不实。拥有这样的一双慧眼才是我们该努力的方向,这样的慧眼才是真正的慧眼。一切唯心造,觉悟者通过了解心而了解心所造的一切,不要在心创造的迷宫里面打转,跳出那些迷宫,直接去感受心吧,去认识那颗本来圆满的心,那才是一个修行者该用功的地方。</p>Thu, 10 Oct 2019 08:06:08 +0800 我到底是谁?(1) http://xocve.cn/post/30.html<p>当我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发现我看到的都是自己,当我看到一棵树,我发现原来是我在说那是一棵树,是我在说那棵树高高大大,枝叶繁茂,它是一颗白杨树,而那棵树本身什么都没说,我意识到我并没有看到一棵树,我看到的是我自己的意识认知,如果没有我的意识认知,我将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我将看不到那棵树,我开始明白,当我在看一棵树的时候,我就是那棵树,我从树那里看到了自己。</p><p>我看到的整个世界都是这样,我发现我看到的一切都是我,那辆车是我,那座楼是我,那条路是我,那条河是我。我到底是谁?我无法回答。所有的回答都是我,所有的问答都是我在自问自答。</p><p>当我说“这个人讨厌”的时候,这个人身上的所有缺点都来自于我的认知,我发现那个令人讨厌的人就是我。当我说“这个人好美”的时候,我发现这个美人就是我。当我说“我好喜欢这个人”的时候,我发现我就是那个让我喜欢人,我在自己喜欢自己。当我说“这是我的家人”的时候,我就是那个家人。我一直以为我在看别人,最终发现原来我在看自己,所有的“别人”都是自己,从此,所有的别人都是自己。我到底是谁?我无法回答,所有的回答都是我自问自答。</p><p>曾经在谈恋爱的时候,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如何给我的爱人最好的爱。我发现最好的爱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完全了解她,唯有完全了解她才能更好的爱他,而要想完全了解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成为她,让她就是我,我就是她,而这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如今,终于明白,原来她本是我,我本是她,我们从未分过彼此。&nbsp;</p>Wed, 09 Oct 2019 10:31:59 +0800爱的回应 http://xocve.cn/post/29.html<p><!--StartFragment --></p><p>贴主:内心缺爱的人,总是被动的,其实是自卑,等待着别人来接纳自己,因为他们害怕,他们自卑,他们怕自己讨人嫌,不被人喜欢的,她们用这种无力的卑微来接受,她们越是怕被别人讨厌,越会得到别人的嫌弃,缺乏自信,缺乏阳光,渴望爱,渴望被爱,每天活在黑暗与痛苦的深渊 。</p><p>回复:内心不缺爱的人,总是被动的,他知道他的爱永不枯竭,他知道别人的爱也是一样,他的爱总是被动的流出,就像一座铜钟,你敲一下,它就会被动的回响,你用不同的力量,从不同的角度敲击它,它会以不同的声音来回应你,这是爱的回应。这世上没有人会缺少爱,如果你觉得自己缺少爱,你一定是陷入了错觉之中,爱的声音有千万种,千万不要迷失于爱所发出的声音之中而看不到爱,要知道,所谓的“不爱”也是爱所发出的声音。</p><p>问:错觉吗?你不认为这是经历一些事件本身,之后而发出的一种声音吗?</p><p>答:如果分不清发出声音者和发出来的声音就会产生错觉。</p><p>人们通常认为发出声音的“我”和声音里所说的“我”是同一个“我”,只有当你静下心来仔细觉察后才会发现发出声音的“我”跟声音里所说的“我”根本就是两回事,无论爱的声音说什么,那都不是爱本身。如同铜钟和钟声,铜钟是铜钟,钟声是钟声,它们谁也不从属于谁,它们谁也不是谁的,它们之间地位完全平等,钟声里激荡着喜怒哀乐,但那与铜钟无关,无论钟声里说了什么,铜钟只负责发出声音,至于声音的内容,与铜钟无关。爱和爱的声音又像就像空气和风,看似相关却完全独立,空气是爱,风是爱的声音,无论是和煦暖风还是刺骨狂风都是空气的声音。</p><p>人们大多都迷失在爱发出的声音里随着声音流浪却不见爱本身,沉浸在悠扬的钟声里随钟声飘荡而忽略了钟本身,欣赏那微风和煦或者狂风大作而忘记了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的存在。让我们成为那爱,成为那座铜钟,成为那空气,那是我们本来的样子。</p>Wed, 18 Sep 2019 11:05:35 +0800